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涨,痒,想
涨,痒,想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涨,痒,想 偶然的一次网聊,认识了一位39的女网友,后来在网聊的时候知道她是单身,喜欢跳舞和上网看一些色性网站。有一天上午,我们双聊天,我玩笑说看网上的那些图片怎么能和看真家伙比呀?没想到她很大方的回答说,看过几个真的,不是象小豆角,就是软油条,哪有网上的雄壮呀,着的都过瘾。我顺势问,你过瘾的时候是什么感觉?她回答“涨,痒,想”。

    我随即玩笑说,难受吧?她说难受也没有办法。我又问想什么?她笑骂说,你说想什么,还装处男呀,还不是想你腿间那个骚根。她接着又说,你腿间那个是豆角还是油条?我哈哈一笑说是啤酒瓶。她吃惊的表情问真滴假滴?不是又一个吹牛的吧?我说要不你试试看?她当即问我在什么地方?我说在**,她问我方便出来不?我说方便。其实我就是查找附近人加的她。

    我们很快约定了见面的地点,并见面了。她性格很开朗,穿着也很时尚,黑丝短裙,身材也很不错。我们开车走了一会儿,嘻嘻哈哈的聊天,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,我停好车,她很直接的玩笑说,验货,看看你是不是牛皮将。我拉开裤口掏出家伙。她扫了一眼后立即扭着脸,玩笑的说你还真掏呀,流氓。我有些不知所措的说,是你不相信我的呀,我为了男人的自尊才这样的。

    我随后也玩笑的说,怎么样?她说凑合吧,算你没有说假话。随后又闲聊了一会儿,我问她去哪里?她说想回家了,让我送她回家。到小区后,她在超市买了一袋白面,还说让我帮她送到楼上。进门后,她给我拿了一双拖鞋。我换上鞋子后,给她把面放到了厨房里。等我放好面袋到客厅时,她从睡房里大志声说卫生间有热水,你先洗洗手,她换换衣服。

    等我洗手从卫生出来时,她也从睡房里走了出来。一件宽松的睡衣。大腿很光洁,迈步时小黑内裤一隐一现的,我腿间立即有了反应为。眼睛也有些直。她看着我,玩笑的说,你是走呀还是留呀?要是留就坐吧。我看她一脸媚笑,知道她的意思,立即抱住她亲吻揉捏,她不停的哼叽。再摸她腿间,真的已经一片滑湿。我把她抱到睡房解脱她的衣服。

    她边哼哼边说,你快去洗吧。我冲到卫生间,很快局部清洗,出来后她已经脱去了睡衣躺在了床,黑内裤很窄小,乳罩也是黑色的。我扑到她身上就要动武。她边笑边说,你下面不会也这么猴急的结束吧?我听后放慢节奏,但还是没有办法,给她插进去不几下就射了。

    她感觉我射精后,紧紧的搂住我,不让我拔出来,她不断的揉动屁股,阴部紧紧的顶着我,不一会她全身抽颤,口中嘶叫。足有一分多钟才停歇下来。她随后亲了亲我,玩笑说,这回不算,是我自力更生的。稍躺了一会儿后,她翻身到我上面,看着我粘满精液和她逼水的鸡巴,纳入口中吸舔。

    在她的刺激下,我很快又硬了,她立即坐在我上面,手扶鸡巴纳入她的逼里,上下、前后的套动。我揉捍她的乳头,她也的拱动中不时的伏身亲吻我的嘴和乳。很快的她又高潮了,随后,她动几下就高潮一次,一直高潮了有十多次后,软软的躺在了床上,还要我上她的身继续。她双腿抬起,我猛力的插她,她又是高潮不断。她又高潮了几次后,我又射了。

    我们躺在一起昏昏的睡着了。等中午后,我感觉她醒来了,我搂紧她,她又开始亲吻我,手在我腿间套动我的鸡巴。我玩笑说,是不是又想要了?她反问我说,你说呢?她说后又伏到我腿间亲吻,还坐在我上面,用湿淋淋的逼压在我的软鸡巴上滑动,很快我又硬了。她再次扶着鸡巴对准她的逼坐压了进去,随后又是不断的高潮。这次我们做了一个多小时,也不知道她高潮了多次,后来我的鸡巴几乎是麻木了,到她瘫睡在我身边时,我也没有射。她休息了一会儿后,让我干她。

    我让她厥着屁股,从后面插,她的屁股很大很白,屁眼很黑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看着她的屁眼,感觉特别的刺激,很快有了射精的感觉。我猛力插动了几下,拔出鸡巴,顶住她的屁眼儿射出了精液。她大叫着,射哪里了,好烫。我射完后,用卫生纸擦了她的屁眼儿。我们紧紧的搂着,她问我为什么要射屁眼儿上?我说她屁眼儿特别性感。她问我为什么不插进去?我说怕她疼。

    她听后,也不知道是感动,还是想别的什么,她紧抱了我一下说,她想让我插她那里,还玩笑说,给我一个第一次。一下午,我们都没有再做爱,她热了一些饭,我们吃后,她问我晚上能不能不回家?我找了具理由给老婆打了一个电话,说晚上单位有事情回不去了。她听后特别高兴,我们回到床上,她端了二杯水,一杯热,一杯凉,说是让我感受冰火两重天,在她口里一冷一热口活的刺激下,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。

    她在她屁眼儿上涂了一些香皂沬和脸油,也在我鸡巴上涂了一些,厥着屁股让我插,我边插边问她疼吗?她每次都回答不疼,让我用力插。她口中呻吟着,直到我全部插了进去,她问我舒服吗?我说很紧。她说那就动吧,还让我射到她屁眼里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 整整一夜,她的都特别的疯,我都感觉我把她操的不象人样了,她仍然不停的要。可以说一天一夜,我们基本没有离开性。

【完】